138阅读网 > 穿越滚球bet365_365无风险滚球怎么_best365滚球怎么玩儿> 大康英杰传陆铮影儿 > 第768章 内奸?
  江南的局面几乎每一天都会有微妙的变化,东宫这边紧锣密鼓,陆家则是隐忍退让,苏家则是咄咄逼人。

  苏芷在六合的画舫之上,周围皆是六合一等一的戏子花魁,一晌欢乐之后,苏芷的眼皮子有些抬不起来,军务上的事情他是越来越不想关心了,他每日以酒色为伍,心中想的是自己现在发迹了,成了苏家当之无愧的头面人物,放眼整个苏家,还有谁瞧不起他?

  他苏芷也有发迹的一天啊,那些个早年看不起他的人,那些个狗眼看人低的杂碎,现在这帮家伙一个个都成了摇尾巴的狗了,每每想到这一点,苏芷心中就觉得十分的愉快。

  当然,有时候苏芷也会想到陆铮,想到陆铮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便会有些不舒服,或者说是胆怯,但是很快,他的这种不舒服和胆怯又会迅速的消融,陆铮现在在辽东,那是个苦寒之地,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  从辽东到江南相隔何止千里啊,那么远的地方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陆铮会去么?陆铮是个人才,甚至堪称是个人物,可是再厉害的人也经不住多方势力的绞杀,陆铮在北方孤身一人,哪里能斗得过宋乃峰,谭磊他们那帮老狐狸?

  这不,他跑到辽东去了,手头上估计也没有多少实力了,在这种情况下,苏芷还用得着处处为陆铮马首是瞻?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现在这个年头,一切都以实力为尊,没有了实力,其他的都是空谈。

  现在苏芷最大的依靠是什么?他最大的依靠便是手头十余万南府军呢!有了这么一彪军马,放眼江南谁敢不看他的脸色?

  “苏将军,现在的关键还是顾家,陈家和陆家,这三家当初各自都养了两万私兵,他们的私兵足有六万人。虽然这几万人不足以威胁到您,可是我们也不得不防啊!”心腹王文武凑到他面前压低声音道。

  苏芷微微皱眉,道:“所谓三大家现在是一盘散沙了,他们联合不起来的呢!你没看到陆家都不愿意牵头了么?陆家人聪明,因为他们知道,一旦牵头闹事,那就是造反呢!

  陆家能够承受得住造反的代价么?承受不住哇!所以所谓的三大家根本不用担心。现在我们是太子一袭的人,陛下已经不管事儿了,我们只要能拥立太子登基,江南就没有人能和我们为敌了,到了那个时候,你知道么?”

  苏芷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看向外面,外面阳光明媚,天气分外的美,他哈哈一笑,道:“真的没有想到我苏芷也有今天啊,我们苏家复兴就在眼前,而我苏芷是当之无愧的头面人物,我这一辈子没有其他的所求,只希望我大康江山社稷稳定之后,我能够被封个异姓王!我苏家当年号称京城第一大家,曾经为了大康立下了汗马功劳,可结果也不过是被封国公而已,如果这一次我能被封王,自我苏家古往今来,我苏芷便是头一号了,哈哈!”

  苏芷哈哈大笑,言语之间尽是得意和自信,王文武不敢扫他的兴,连忙拍马屁。现在的六合,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,这都是苏芷的地盘的!这块地盘当初也是陆铮的发迹之地,陆铮在金陵得了六合之后开始腾飞,到了京城之后青云直上,一直到位极人臣。

  苏芷是个非常迷信的人,他得高人算过,说六合乃龙兴之地,所以苏芷一直觊觎此地。陆铮去了北地之后,他就暗暗的对六合进行蚕食,当时他还没敢太嚣张,处处小心谨慎。

  一直到陆铮去了辽东,他才图穷匕见,将顾至伦彻底的赶出了六合之地,从而将这一块地方全部据为己有,得了六合,果然好事连连。

  第一件事便是太子龙兆桓亲自找上门来,许给他重利,让双方结盟。现在下一步龙兆桓便要准备入宫登基,成为大康朝的新皇帝呢!苏芷得了龙兆桓的一番许诺,称事成之后封他为异姓王,他一下就被吸引了,现在他天天都做着当异姓王的梦呢!

  苏芷在这边做梦,他压根不会想到他在这里的一切,早就在别人的耳目关注之下,陆铮在江南的情报系统可谓是四通八达,苏芷在六合住着,他能有秘密?

  童子得了消息也没有转给陆铮,而是径直给了齐远志,齐远志嘴角浮现出一抹冷漠的笑意,幽幽的道:“我真的不明白啊,为什么陆大人当初为选中这么一个人来担任江南南府军的首领?此等不知天高地厚之徒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,滑稽,可笑,荒唐啊!”

  童子道:“齐先生,眼下您的定计是什么?姓苏的小人得志,十分的猖狂,公子不在江南,无人能制住他,现在就看先生……”

  齐远志摇摇头,道:“童子,我既然领命南下,当然会全力以赴,不过眼下这光景,我们的确不宜有任何的动作。你想想,现在在这个关键时候,只要陆家隐忍,太子龙兆桓就不能再得寸进尺,毕竟陆家目前还是江南第一家呢,陆善长眼下还是首辅宰相呢!

  太子监国,要除宰相而后快,他能完全负众么?龙兆桓要想进一步动作,他必须要想办法拿下皇位,他联络苏芷,将南府军抓在手中,很显然也是冲着皇位去的,歆德帝一直生病,一直重病,真是完全没有能力,病入膏肓了么?恐怕未必啊!”

  齐远志这一说,童子惊出一身冷汗啊,齐远志的意思是歆德帝其实并不是重病?这……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啊。

  可是童子仔细一想,又觉得齐远志所说的并非没有道理,因为陆铮处理江南的事情,其采用的策略看似消极,童子一直纳闷这样的策略和陆铮的平常风格似有不同呢!

  现在他再想一想,倘若宫里的那位陛下是假病,那情况便完全不同了。陆铮让陆家韬光隐晦,退缩隐忍,分明就是以退为进呢,他是在等待契机,等待一击制敌的机会。

  陆铮在歆德帝身边是有人的,这一点童子很清楚,齐远志对此可并不清楚啊。可是齐远志却分明想到了这一点,童子深深的看了齐远志一眼,对此人心中不由得生起了佩服之心来!

  童子是个骄傲的人,他佩服的人无疑是陆铮,齐远志能得到他的刮目相看,其本事可想而知。

  童子道:“齐先生,您一语惊醒梦中人,既然如此,我想这个时候陆家的老爷也应该心中有主意了!

  齐先生,有句话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,从眼下的局面来看,太子那边既然要动,恐怕一旦动起来就要守不住了,我们这些忠臣们也应该要有早图,是不是?”

  齐远志哈哈大笑,道:“早图么?那是自然,我为什么天天住六合呢?就是要给人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呢!候着吧,马上正主儿就要来了!”

  齐远志说要来人,外面就传来了门子的敲门声,童子连忙闪身到屏风后面回避,门被推开,进来的人身材魁梧,一脸的傲气,他踏步进来,齐远志哈哈一笑道:

  “王将军,别来无恙啊!怎么了?这么多时日不见了,将军不认识远志了么?”

  进来的客人一眼看到齐远志,不由得脸色一变,脱口道:“齐先生,你……你……宋三爷人呢?”

  齐远志一笑,道:“难得到了这个时候,将军还挂着我家三爷,我替三爷谢谢您老了!将军啊,这一次我过来不为别的事情,是三爷叮嘱我,让我务必要来替将军成就一份奇功,将军有了这份功劳,将来可以封侯拜相!”

  来人眉头一皱,嘿嘿一笑,道:“齐先生,我王某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,先生绝对是其中之一。不过,我王某人是个爽直的人,喜欢开门见山,喜欢直来直去。先生倘若有什么话,可要直说啊,否则我怎么能信任先生?”

  齐远志道:“将军,信任与否其实无关紧要。我家公子现在落难,如果不是手中真有东西,又怎么会费这么多周折,让我来找将军呢?

  将军,你跟着苏芷可以得荣华富贵么?不是我小瞧苏芷此獠,此獠不过小人得志而已,他的眼中只有苏家的人,自诩豪门权阀便高人一等。你王文武给他出生入死,他赏你一口饭吃,或者是赏你做一条走狗,那都似乎是天大的恩德了呢!你还指望跟着他得大富大贵么?那是做梦!”

  齐远志嘿嘿一笑,道:“但是,这一次,我们公子能给你,你也不需要全信,你只需要记住一点,那就是江南的事情一旦有变,你都不要离开六合!只要你在六合,然后等我的消息,到时候你出手,便是如风云雷霆,一击便定乾坤,到那个时候,你王文武便是江南最耀眼的将星……”

  齐远志侃侃而谈,他的语气很淡然,可是淡然的语气中蕴含的尽是那一股让人难以自持的挑拨,这份能力让屏风后面的童子不得不叹服。

  而更让童子叹服的是齐远志在南府军中的内线赫然是王文武,王文武可是苏芷的第一心腹呢!这样一个心腹要人,竟然是齐远志安插的棋子,苏芷啊苏芷,这家伙还真是个大草包,而宋文松其人,也着实是个人物。

  齐远志无疑很轻松的就掌控了眼下的局面,王文武在他面前没有太多叫板的资本,两人一谈之后便有了共识。对王文武来说,他不离开六合太容易了,他手底下的一万人马就守六合,回头只需要等待纷争尘埃落定,他再出手,到那个时候,他就有能力左右江南的局面了。

  一想到这里,王文武心中就无比的激动,因为他知道齐远志没有骗他。齐远志既然能来江南,就说明江南的事情可能并不那么简单,至少,东宫那边想要顺利登基只怕还有很大的阻力。

  而对王文武来说,不管江南怎么斗,怎么乱,他只需要按兵不动,坐山观虎斗,一旦时机成熟,他再动的时候,那他的一万余人马便是定乾坤的关键筹码。到那个时候,他是何等风光?

  “王将军,今天我找你就是这件事。你去办差去吧,以后我的消息自有人和你联络,记住了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这一次机会你能把握住,你就立刻发迹!”

  齐远志送走了王文武,童子从屏风后面出来,两人四目对视,童子抿嘴不语。齐远志微微一笑,道:“不愧是陆将军的心腹要人,我还以为你要问我关于王文武的事情呢!”

  童子道:“齐先生乃高人,些许手段在先生手中不值一提,童子又何需多问?这一次下江南,我家将军说得很清楚,让童子唯先生马首是瞻,因而童子恳请先生下令,回头我定然认真办差,不辜负先生的重托!”

  齐远志哈哈大笑,道:“好,不愧是陆铮的心腹要人,拍马屁的本事都不凡!既然这样,那你我便是同心之人,现在你应该去的地方是陆府。记住了,如果宫里来了陛下病危的消息,应该就是要动手之时了。

  但是,陛下病危之前,必然有太子频繁出入禁宫,这一点时间你可不能放松,手中的人马要全部调动起来,还有,你们三大家各有私兵,关键时候,这几万私兵恐怕也要派上大用场的呢!”

  童子苦笑,道:“先生有所不知,私兵的事情不假,但是顾家和陈家有私兵,偏偏陆家的私兵少得很,根本没有两万之数。

  说起来这是公子的失误,公子当初没有想到苏芷会如此不知廉耻之人,在陆家内部对其没有太多的防范。现在关键时候,其实陆家无兵!”

  齐远志眉头一挑,而后轻轻摇头,道:“果然是如此,这也很合情理。苏芷未必完全是个草包,陆家无兵说不定反而能安康,这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!行了,你去办差吧,江南的激变究竟会怎么走,我们也不过是其中的棋子而已,搅动风云的人不是你我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