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阅读网 > 玄幻滚球bet365_365无风险滚球怎么_best365滚球怎么玩儿> 我的绝美前妻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吴老爷子死了?!
  吴雪的爷爷叫做吴长生,人如其名,的确挺长寿的。

  在远东镇,吴长生的名声很好,大家都非常尊敬他。

  吴长生下边没有儿女,不过在二十八年前,他捡到一个婴儿,欣喜若狂,以为这是老天爷对他的恩赐。

  故而,当时已经达到六十四岁高龄的吴长生,毅然担任起照顾小女婴的重担。

  近十五年过去,小女婴长成了落落大方的吴雪,一对水灵灵的眸子,就跟月光下的小潭似的,格外的明亮。

  吴长生见吴雪越来越大,心里非常快活,丝毫不觉得自己老,反而还为女孩的学费,每天上山砍柴,担到镇子集市里卖。

  吴雪也很懂事,每天放学就是回家做家务,煮饭、做菜无一不精,即使几天都难见一顿肉吃,可是她心里充满了幸福。

  可是,在吴雪读高三那年,忽然镇子里开来了一辆非常豪华的商务车,从上面走下来一对身着富贵的夫妇。

  他们很快就打听到吴长生的家里收养了一个女孩,当即,他们便赶到吴长生家。

  女孩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,死都不肯跟那一对夫妇走,反而还非常的讨厌他们。

  吴长生心疼宝贝孙女,劝说了三天,这才让女孩跟父母去了滨海。

  那一对夫妇还算是有良心,给了吴长生一大笔钱,甚至想把他接到大城市养老,在家里陪自己的女儿。

  吴长生没有答应,他自从年轻的时候从外面回来之后,几十年就没有离开过远东镇,也不想老了没法落叶归根,故此依旧留在远东镇。

  吴雪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去看一看吴长生。

  老头子本来忧心忡忡的,可见到吴雪,立马心情就好起来。

  在大一的时候,叶凡他们一伙朋友,陪吴雪去探望老爷子,在他家住了两个月。

  老爷子的身体很棒,上山打猎下河摸鱼灵活的很。

  只不过,后来叶凡出了事儿,大家基本就很少能凑伙过来了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工作的繁忙,吴雪回远东镇的次数,也越来越少。

  从一开始的一个月回一次,到现在的四五个月回一次。

  特别是去年到今年,她出国了大半年时间,也就上个月回了一次家。

  谁知道,这一次去,吴雪发现吴长生再也下不来床了,每天都是在房间里呼痛。

  不过,见到自己的孙女,吴长生似乎病好了大半,还硬撑着身子骨,给吴雪做了一顿饭。

  吴雪一开始不知道爷爷得了重病,还以为只是寻常身体不舒服。

  她特意跟雷军请了半个月的假,每天都陪在吴长生身边,给他说自己在大城市里的故事。

  吴长生笑呵呵地听着,偶尔才会问上几句。

  半个月后,吴雪得回滨海工作了。

  在她临走的前天晚上,她舍不得爷爷,在床上辗转反侧,根本就睡不着。

  本来想在爷爷身边度过最后一个夜晚的时候,她隔着门缝,发现爷爷居然趴在床边吐血,那一个红得发黑的铁通,已经堆赌许多的血水。

  吴长生吐完以后,吃力地将铁通盖好,塞回床下。

  吴雪哭了,哭得特别厉害,她冲进房间,跪在吴长生的面前。

  吴长生这时候连扶起她的力气都没有,只是气喘吁吁地笑道,“爷爷不行了,最可惜的是没看到孙女嫁个好人家,没有抱上胖乎乎的小孙子。”

  吴雪连忙拨通了父母的电话,让他们赶来。

  大家送吴长生去医院,找来专门照顾人的保姆。

  前两天,吴雪给医院打电话,询问吴长生的情况。

  医生说吴长生不太乐观,建议她多回来陪陪老爷子。

  吴雪当下就准备回远东镇,正好碰到叶凡最近情绪不对,所以她为了满足老爷子最后一个愿望,便把叶凡拉了壮丁了。

  “呼……”叶把玩着手里的刀叉,在桌子上磨来磨去,“吴雪,老爷子的身体应该很好,不至于会突然急转而下,怕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?”

  叶凡是武者,早就猜到了吴老爷子是练家子,实力虽然不强,但是也有人类极限水准。

  以他的身体状况,活个一百来岁不成问题,就算有了各种老年病,也是正常情况,好好养着照样能活很久。

  可是,他怎么会在吴雪回国的时候,忽然各种吐血呢?

  如果吴雪没说这一茬,叶凡还不会很怀疑。

  看来,吴老爷子有事情瞒着吴雪啊!“行,那咱们待会儿就出发!

  ”叶凡淡淡一笑,随即拨通李若昕的电话,告知她事情始末。

  之后又给小娟打了个电话,帮吴雪请了几天假。

  挂上电话,叶凡便带着吴雪,直接驾车奔赴远东镇。

  此时已经是六点半了,滨海市离远东镇有两百多公里,即使上高速也得两个多小时。

  一路上,叶凡没有跟吴雪说一句话,两人都各有心思。

  叶凡越想越不对劲。

  能让吴老爷子吐血的原因,绝对不是老年病所造成的!

  晚上九点半,叶凡和吴雪抵达老东镇镇中心医院。

  虽说是中心医院,可是条件设施都与滨海市的没法比。

  叶凡在门口停了车,便匆匆与吴雪直奔服务中心。

  “请问,吴长生在哪个病房?”叶凡敲了敲桌子,把正在睡觉的值班医生叫醒。

  谁知,那医生睡得太死,居然没醒。

  叶凡有些不耐烦,重重一拍值班台,“哐”的一声大响,连边上的吴雪都吓了一大跳。

  那医生“哇”的一下就跳了起来,晕晕乎乎的说道,“什么,什么事儿?”“值班睡得这么沉,万一有病人怎么办?!

  ”叶凡着急了,双手撑在服务台前,厉声喝道:“吴长生在哪个病房?!

  ”“叫,叫个屁啊,特么的赶去死还是干什么?”那个医生被这么吵醒,本来火气就不小,然后又见叶凡是这种态度,更加不爽:“大半夜的你想干什么?闹事不成?!

  ”“呼……”叶凡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这事儿以后再跟你算,快说,吴长生在哪里?”“吴长生?”值班医生想都没想,哼哼道:“死了!

  ”“尼玛!

  ”叶凡大怒,一把抓起值班医生的领子,直接隔着服务台就把他给扯了出来,抬脚直接往上踹。

  值班医生被踢中肚子,只感觉五脏六腑移了位,连叫都叫不出,憋紫了一张脸,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。

  在值班室里的两名护士闻声赶来,一见到地上的值班医生,连忙问道,“席主任,这是怎么回事?”席主任在地上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没人懂的话,让两个护士一头雾水。

  叶凡在一旁冷笑不已,“中心医院还真是好啊,值班人员可以睡觉,叫他起来直接咒我家人死。

  哼,打你是轻的了!

  ”“先生,请问你的家人是谁?”那护士看叶凡凶狠,不敢得罪,只好弱声弱气地问道。

  “吴长生!

  ”叶凡抱着肩膀,对身边的吴雪示意了一下。

  吴雪连忙上前,“吴长生是我的爷爷!

  ”“吴长生?”两个护士一惊,“吴长生今天下午去世了,周家的人已经把他送到火葬场火化掉了,骨灰现在都在他家里摆着呢!

  ”死了?!

  叶凡顿时愣住,一旁的吴雪呆立原地,忽的一下大哭起来,撒腿就往外跑去。

  吴雪跑出中心医院,直接奔向吴长生的老宅子。

  叶凡担心她出什么意外,便愣愣看了几名护士一眼,然后一脚再度跺在席主任的脸上。

  席主任双眼一突,顿时吐出一口血水,七八颗断牙随之掉落。

  “作为医护工作者,你要时刻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。

  虽然今天你没说错,可是你的态度让我非常不爽。

  记住,还有下次,我会对你做些永生难忘的事情!

  ”言毕,叶凡傲然转身,跑去将XT5发动。

  吴长生住在远东镇西头,离真心医院还有一段路。

  远东镇虽然不算太大,可人口也有近十万,五坊七巷路式复杂。

  叶凡驾车绕着大路走,出了医院左侧大门,看到一个孤零零的小身影正在朝西边巷子狂奔。

  叶凡连忙上前,“小雪,别跑了,快上车!

  ”“叶凡,快送我回家!

  ”吴雪哭得不成样子,大颗大颗的泪滴就跟珍珠一般,又如雨点一般,落个不停。

  吴老爷子的死让吴雪彻底失了方寸。

  任谁也没想到,爷爷就这样死了!而且,自己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收到!吴雪原本是想带叶凡来散散心,顺便陪自己爷爷一段时间。

  可是这一道晴天霹雳,直接打懵了她。

  吴雪又慌张又焦急,上车后一个劲儿的催促叶凡加速。

  五分钟后,XT5进不得小巷,只能停在大路边。

  叶凡把钥匙一拔,也顾不得上锁,打开车门便和吴雪往一条巷子里窜去。

  巷子那头是一片宽阔谷底,便是四五户人家的灯已经熄了。

  在最左侧的一个水泥房里,依稀还有些弱弱的光芒。

  吴雪大叫一声,“爷爷!

  ”便飞奔过去,在大门口扑倒,然后一步一步跪着挪进去。

  此时,屋子的案桌上摆着一个小黑木匣子,边上点着两只蜡烛,没有照片没有祭品,甚至连烧的纸钱都没有。

  整个房间显得又清冷又恐怖。

  吴雪跪在案桌前,将黒木匣子一把捧进自己怀里,嚎啕大哭。

  尖锐的哭声让周围的邻居们纷纷亮起了灯,只不过打开门过来瞧瞧的没几个。